当前位置: 主页 > 能源 >

观察|拉闸限电的原因找到了,这个锅不能让“能耗双控”背

时间:2021-09-27 22:26 来源: 澎湃新闻 作者:admin

最近不少东北地区网友反映家里停电, “东北限电”的消息也登上微博热搜,引发广泛关注。

有网友发帖说,有道路因红绿灯没电产生拥堵;有居民要爬二十多层的楼梯;部分商铺只能点蜡烛营业。

还有一家三口因为停电而一氧化碳中毒。停电怎么就导致煤气中毒呢?这家人烧煤取暖,但是因为停电,本来用来排出废气的排气扇无法工作。

某地限电后红绿灯停电引发交通拥堵(图/网络)

还有地方因为限电,导致水务公司无法正常供水。

除东北地区之外,其他地方亦传出“限电”消息。

9月26日,广东省能源局、广东电网公司联合发布《致全省电力用户有序用电、节约用电倡议书》。倡议广东全省各级党政机关、事业单位办公场所3层楼及以下停止使用电梯;倡议全省工、商业企业积极参与节约用电,支持配合有序用电实施;同时鼓励广大市民采取适度节约、绿色低碳的家庭生活方式,居家照明尽量利用自然光,鼓励空调设置温度不低于26℃。

另据不完全统计, 数日内已有数十余家上市公司发布“临时停产”或“临时限产”的公告。公告中,“电力供应紧张”、“配合地区‘能耗双控’的要求”被密集提及,涉及江苏、浙江、云南、广西等地。但与东北地区限制居民用电不同的是,这些省份主要集中在工业限电。

究竟是咋回事?为何电突然不够用了?

1

直至现在,许多人对这次拉闸限电还很懵圈,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要说缺电,难道不应该是在七八月份大夏天的时候吗,怎么中秋都过了,却从北到南缺电了?

很多网友疑惑, 所谓金九银十,很多企业正处于赶工出货的紧张阶段,突然拉闸限电不是“自废武功”吗?

于是乎,各种解读猜测纷纷出来,孰是孰非,莫衷一是,甚至有人把这次限电说成是“为了打击西方经济”。这种文章说得神乎其神,却经不起逻辑论证。

▲网友关于限电限产的议论(图/网络)

那么,到底这一轮限电限产的原因是什么,为何有序限电在一些地方却变成了无序限电?

9月26日,侠客岛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《生产旺季搞拉闸限电,咋回事?》,透露了个中玄机。

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,能耗强度约束制度已实施10多年,“能耗双控”执行近6年,按季度发表的“晴雨表”也做了八、九个年头。 而各地全力优化能耗指标、不惜关停生产甚至影响居民生活用电的“一刀切”做法,“说白了,跟开学前狂补作业一个道理”。

开学前狂补作业,说白了就是临时抱佛脚。

既然如此,有些地方平时都干嘛去了?其实这些地方并没闲着,也很忙。

忙着干什么呢?侠客岛的文章披露了一个现象:部分地区在2030年碳达峰预期下,将“碳达峰”前的近10年理解为“攀高峰”的时间窗口,抢着上高耗能、高排放的“两高”项目,违规给“两高”项目开绿灯,想提早把住能耗增量“地盘”。

这就是说, 在碳达峰目标约束和“能耗双控”制度约束下,有些地方不仅没有及时对“两高”项目踩刹车,反倒把这当作“抢上车”的机会,导致能耗不降反升。

所以,今年8月份国家发改委算上半年总账,发现: 9省区能耗强度不降反升,为一级预警;10省区上半年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,为二级预警;只有上海、重庆、北京等地是亮绿灯的,为三级预警。

 

从“十四五”开始,国家进一步完善“能耗双控”制度约束机制,向各省(区、市)分解能耗强度降低基本目标和激励目标两个指标。有指标就意味着有考核,有的地方就选择了“一刀切”地限产限电。

2

显然,限电限产这事情不能让“能耗双控”来“背锅”。况且, 拉闸限电甚至限制居民用电,已偏离了“能耗双控”的要求。

什么叫“能耗双控”,就是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,而“能耗双控”的重中之重,则在于遏制“两高”项目盲目发展。显然,居民生活用电不属于此列。

还有一些地方,限电限产也不完全是因为“能耗双控”。从今年5月份开始,南方不少城市就开始实行“有序用电”,而且错峰用电的力度有增无减,企业从“开六停一”到现在甚至出现“开0停七”(也就是停工)的情形。

▲创意图(图/图虫创意)

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,从年初开始,受各种因素影响,用来发电的动力煤价格开始一路飙涨,从600元/吨左右涨到了约1200元/吨的历史新高,整整翻了一倍。

火电是目前我国的主要电力供应来源,约占总发电量的70%。作为主要原材料的动力煤价格上涨,如果电价不涨,就意味着“面粉比面包贵”,出现价格倒挂现象。按照现在的发电成本,每发一度电,煤电企业要亏损一毛钱,这会挫伤煤电企业的发电积极性。

煤和电是一对欢喜冤家,既要在一起,又要经常吵架。动力煤价格太便宜,煤企会亏损,价格太高,则发电企业扛不住。这中间是有一个盈亏平衡点的。而目前动力煤的价格,已经远远偏离了平衡点。

动力煤价格是市场化的,而作为公共必需品电并不是。

作为发电企业,为了减少亏损,就会选择少发电。所以,虽然国内的总体电力供应能力足以覆盖社会需求, 但在不同地区以及受不同发电类型(其他还有风电、核电等)的制约,在特定情形下(如火电成本倒挂),在局部地区就可能出现用电紧张局面。

9月27日,广东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回应错峰用电问题是就表示,本轮错峰用电主要是因为高温天气下电量负荷双增长、省内机组发电能力有限等因素造成的,并不是因为能耗双控工作。

3

综合起来说,这一轮多地拉闸限电,既有“能耗双控”约束下,地方临时抱佛脚、猛踩刹车的原因,也有煤电成本倒挂导致电力供应形势紧张的缘故。

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原因或采取哪一种方式拉闸限电,都暴露了一个问题: 一些地方在采取拉闸限电措施时,公共服务意识薄弱,缺乏管理水平,手段过于简单粗暴。

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,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、碳中和工作,尽快出台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,坚持全国一盘棋, 纠正运动式“减碳”,先立后破,坚决遏制“两高”项目盲目发展。

8月,国家发改委在相关问答中指出,在推进碳达峰、碳中和相关工作中,有些地方、行业、企业的工作着力点有所“跑偏”,并点名批评了“有的地方对高耗能项目搞‘一刀切’关停”“有的地方口号喊得响,行动跟不上”等现象,直指这些现象“与碳达峰、碳中和工作的初衷和要求背道而驰,必须坚决予以纠正”。

一些地方拉闸限电,采取猛踩刹车、搞突然袭击等做法,就属于跑偏、走样的现象。

人民快评(图/网络)

9月26日,人民网发表的“人民快评”《多地拉闸限电,不能让老百姓生活受限》也指出,确保能耗双控目标及时完成,“弯不能拐得太猛,车不能刹得太急”,“不能任意停止居民用电,影响民众基本生活”。文章还指出,有关地方应落实中央规定,切勿激发矛盾、转嫁责任。

运动式“减碳”已被点名批评,如不纠正,后患无穷。

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,不仅对人类疾病防控、社会生活产生巨大影响,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全球经济格局。 事实上,当下不仅中国出现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,全球都在经受着“能源荒”。

随着一些国家开始经济复苏,能源生产跟不上市场需求,价格飙涨也就难以避免。疫情之下,整个人类社会需要改变和调整的方面还有很多。

电话:029-87378721  /  15389412818/邮箱:zhongguangzixun@163.com

版权所有:中广资讯   www.zhongguangzixun.com   免责声明  陕ICP备15005623号-2   广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