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政法 >

神木少女被杀案嫌犯曾介绍女孩陪酒 案发后称想死

时间:2018-11-29 22:01 来源:北青深一度 作者:admin

张露生前照片

15岁的男生唐海,染着黄色头发,身形壮实。低头走在路上,他时常感觉后背发沉,好像压了块石头。只有和别人一起住,他才能睡个囫囵觉。半夜惊醒,唐海手心里都是汗。

他问好友,是不是张露找我来了?

9月份,15岁的神木女孩张露离家未归,两个月后她的尸体被发现。随后传出消息,张露被6名未成年人要求卖淫后,遭殴打致死,并被肢解掩埋。警方告知家属,传言基本属实,目前嫌疑人已经到案。

唐海也是嫌疑人之一,事发后,他的惶恐在社交平台显露无疑。他在网络空间更新5张自拍照,配着"再见"二字。有人问他:"你干什么去?"他答,"死去呀"。

在小城神木,年轻人的社交圈子互有交叉,许多人既认识张露,也认识6名嫌疑人。同龄人对嫌犯们的评价不佳,打架、偷盗,甚至介绍女孩陪酒,但他们还是无法想象,张露会死于这几人之手。

张露与母亲的聊天记录

"跟他们在一起自在"

王超最后一次看到"干妹妹"张露,是在今年8月底,几个朋友一起在KTV唱歌。到了晚上,他和朋友送张露回家。

走在幽深的巷子里,王超感觉张露不开心,她故意把步子放慢,跟在两人身后,也不说话。

离家还有一段路时,张露突然让他们先回去。王超心里放不下,没走几步就折返回来。他看见,张露没有继续往前走,双手抱膝蹲在了地上。

这不是王超第一次看到张露脆弱的一面。他说,张露的左臂上有许多自残后留下的伤疤。王超能感觉到,张露内心阴郁的一面,但他说不清症结到底在哪里。

张露和王超是在网上聊天时认识的,认识第二天就约着一起去山上赶庙会。此后,他们关系一直亲密,张露还曾把衣服送给王超穿。

母亲李云曾干涉过张露的社交圈子,她要求王超删除女儿的联系方式。但这样的管束并未奏效,张露甚至曾和女网友通宵上网未归,导致母亲报警寻人。

翻出母女的聊天记录,内容大多是李云在催女儿早点回家,有时急了,连续发上5、6条语音,声调逐渐变高。

"我跟你爸爸受苦也不容易,你们好好念书,以后挣工资……"

"不听大人话,你到时候就知道为啥说你了。如果觉得我们哪里做得不对,可以沟通……"

母亲的劝解没起什么作用,张露还是在结交"社会上的朋友",这当中也包括几名后来导致她遇害的嫌疑人。

其中一名嫌疑人赵伟很早就联系过王超,说想认识张露,对她有好感。王超警告赵伟,不要打自己"干妹妹"的主意。王超不清楚他最后通过怎样的方式,和张露成为朋友。

哥哥张琦曾跟着妹妹去过一次朋友聚会。一家KTV里,几个男孩边抽烟,边在烟雾里撕心裂肺唱着情歌,女孩们歪在沙发上聊天。张露好像还是不太开心的样子,也不唱歌,就是坐在那里。

没人能说清,为什么张露会喜欢结交这些看上去不太"规矩"的朋友。在学校,同学们评价她内向、存在感不强。

曾有同学问过张露:"你和社会上的人在一起开心吗?"

张露过了一会儿回答,"起码自在"。

"都是死过的人"

"都是死过的人,都是被别人拿刀钉过的人",说起"张露案"中的两名嫌犯朱宇和张文文,神木当地青年田阳如此评价。

初中没读几天,田阳就辍学了,他形容自己是那种混社会的人,自称"在神木混没有我调查不到的事儿,想不想而已"。

今年4月份,嫌疑人朱宇曾离家出走,他的母亲在网上发过多条寻人启事,拿着照片在学校见人就问,他们也曾找田阳帮忙。

田阳最后只打听出来,朱宇应该是和社会上一个"混得很厉害的人"在一起。尽管如此,朱宇的父母还是请他吃了顿饭。席间,朱宇的母亲哭了,不停地说儿子以前多么乖,初一考过几次好成绩拿回家。后来不知为何就变了,喝酒、打架、一声不吭离家出走。

相比之下,提起另一名女性嫌疑人张文文的家庭关系,田阳更加咋舌。据他说,曾看到张文文拿着水果刀,架在她母亲脖子上要钱。"吓得我拔腿就跑,不敢管啊。"

田阳最后一次见到张文文是在今年三月份。当时,张文文正在一所初中里打群架。她站在打人者的后方,并没有直接动手,嘴里叼着烟,低头看手机,穿着黑马甲、粉色吊带、黑皮裤。

另一名神木当地青年李庆,既认识张文文也认识张露,他对两个女孩的印象都不错。他和张文文通过一款交友APP结识,后来约去划船,觉得这女孩很温柔,说话细声细语的。而在李庆手头拮据的时候,张露曾借过他钱,李庆对此一直很感激。

张露遇害的消息传来,李庆问身边的人,几个嫌疑人现在被关在哪里,"我想去打他们一顿"。

嫌犯之一张文文在朋友圈的照片

"来,陪哥喝酒"

当初,王超拒绝把张露介绍给赵伟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,就是赵伟找他借钱一直没还,由此对这人印象不佳。王超不知道的是,赵伟在学校里就是如此。

赵伟是案件中年纪最大的嫌疑人,17岁,9月份刚刚辍学。一名同学回忆,有一次,2790元的班费交到当时任卫生委员的赵伟手中。赵伟豪气地请班里10多个男生吃饭喝酒,花了500块,剩下的钱也不知去向。最后,是赵伟的家长出面,把钱还了回来。

另一位同学回忆,赵伟曾经故意把袖子撸起来,露出小臂上触肢向四处伸展的蜘蛛图案。"当场就有人用纸给他擦掉了,根本不是纹身,画的"。

赵伟曾称,对张露有好感,但他想认识的女孩,却不止张露一人。

多位认识赵伟的人称,他经常扮演着介绍女孩陪酒的"中介角色",允诺陪酒一次200元,"出台"费用更高。赵伟告诉女孩,"只要喝酒,不想喝酒就少喝点,这个来钱可快了"。

今年5月份,王超随口向赵伟提了句想找钱花。当晚9点多,赵伟提出要见老板,王超没多想,带着一个辍学待业的女网友去了。

那是一家烧烤店的包间,刚进门,刺鼻的烟味、嘈杂的交谈声、酒杯相撞声扑面而来,十几个纹着大花臂的男生围坐在一起,最大的也不过二十来岁。

桌子外侧的一个男孩主动拉赵伟坐下,"来,陪哥喝酒"。王超本想拉着女网友坐在自己旁边,"你,过来坐!"但一个男孩指着女孩,语气不容商量。

"我还偷听到有人在外面说,要拉我带的女孩进场子,搞点迷药喂她,太恶心了"。王超自此便和赵伟断绝了来往。

据媒体报道,张露案中另一位女性嫌疑人杨静,在今年7月曾报警,称自己被几个男孩强奸后逼迫卖淫,因为反抗不从,还被他们殴打。

民警回复媒体称,杨静的这起案件已经到了检察院,"认定不构成强奸",但他没有透露更多信息,也没有回应"被迫卖淫"的说法。

案发后,几人曾在别处因盗窃被抓

"好想死"

半年前,哥哥张琦从QQ动态里注意到了妹妹情绪的变化,"不是我没有阳光,只是我的阳光被扼杀了。我不爱世界,不想有什么。"张琦曾问过妹妹怎么了,得到的回答却是"不用你管"。

没有人能说清,在遇害前,张露和几名嫌疑人有怎样的相处过程。但在嫌疑人张文文的朋友圈里,多少还是能窥见出这个"圈子"里平日的状态,在张文文所发的照片里,背景多是网吧、KTV和宾馆的房间。

"生活是自己的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"她的最后一张照片里,画着浓重的眼线,抿嘴坐在床上,用白色的床单裹住身体,披下来的长发被拢在一侧,另一侧隐隐露出一条黑色的肩带。

和张露一起长大的好友吴珊回忆,9月22日上午,平时很少联系的张文文突然给自己发来微信,"在吗"?

没有得到回复,张文文又问吴珊,"出来不?"因为平时关系一般,又听说张文文是"混社会的",吴珊就一直没有回复她。

第二天下午1点,吴珊和张露见过面,她想不起来张露那时有何异常之处,"玩手机,聊聊天,也不像有啥事的样子。"

两人一起待了约一小时,张露说,自己要去东山见一个人,是女生。她让吴珊等她回来,再一起逛逛。

那之后,吴珊给张露发了很多条信息,再也没有收到过回复。

直到张露遇害的消息传来,吴珊看到一份网传的嫌疑人名单,才把前后的事联系起来,"想起来有点后怕,要是那天我搭理张文文了,后果不可想象。"

早在10月初,神木当地初中生郑颖就听到了传言,好友唐海参与了一起杀人案。据郑颖说,事后唐海也向自己坦白了这件事情。

据郑颖转述唐海的说法,9月23日下午,杨静打电话喊唐海去神木市东山路附近的一处居民区玩,那是杨静男朋友家租的房子。

到了二楼卧室,唐海发现,朱宇、张露等人都在。随后,杨静让唐海陪他去超市买吃的,还买了一瓶酒。

"之后大家就把张露灌醉了,脱光衣服。朱宇说,在场的都要用皮带、拳脚打张露,否则就是她的下场,我不敢不听"。唐海告诉郑颖,几人先把张露带去卖淫,张露不配合,导致他们很生气。张露被殴打时,还有人站在她的胸口上踩了几下。

几小时的殴打后,5个人去了另一间卧室,打牌、睡觉。第二天,他们发现张露已经死亡,又打电话让赵伟赶紧骑电动车过来。将尸体肢解后,几个嫌犯把遗体埋在附近的一处墙角。

张露遇害一个多月后,10月30日,唐海在社交网络上发了一张自己光着膀子的照片,配文是"好想死"。杨静留言劝他:"可不敢,想想还有我陪你。"唐海以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结束了对话。

郑颖后来把唐海讲的作案经过告诉了一位朋友,朋友随即报案。郑颖听说,案发后,6名嫌疑人逃到了30公里外赵伟的老家,他们在那里盗窃烟酒被抓,最后靠赔钱了事。另有接近警方的人士,也证实了这一说法。

但此后,又有包括唐海在内的3名嫌犯在延安因盗窃被抓,这次落网后,他们供出了在神木犯下的命案。

电话:029-87378721  /  15389412818/邮箱:zhongguangzixun@163.com

版权所有:中广资讯   www.zhongguangzixun.com   免责声明  陕ICP备15005623号